当前位置: 油价暴跌,航运业的“强心剂”?

油价暴跌,航运业的“强心剂”?
发布时间:2020-03-20

3月18日,国际油价继续暴跌。截至当天收盘,纽约商品交易所4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下跌6.58美元,收于每桶20.37美元,跌幅为24.42%;盘中触及20.06美元,创下18年来新低。5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下跌3.85美元,收于每桶24.88美元,跌幅为13.4%。油价下跌,对受疫情影响需求缩减和“限硫令”实施双重夹击下的航运业来说是不是一支强心剂?

两强相争引发石油价格下跌

3月6日,石油输出国组织及盟友(OPEC+)在维也纳召开扩大减产谈判。莫斯科明确强硬立场,只同意延长现有的欧佩克减产协议,宣称不会再进行额外的石油减产。受到来自俄罗斯强势态度的影响,市场恐慌加剧,布伦特原油价格一度逼近47美元/桶关口,最大跌幅达到5%。“市场需求预期正在下降,恐慌正在加剧,这不是开玩笑。必须让俄罗斯‘同意’。如果俄罗斯不减产,我们可能看到油价再度跌至26美元/桶左右的历史低点。”知名能源咨询机构Rapidan Energy Group总裁鲍勃·麦克纳利(Bob McNally)曾在第一时间站出来警告。

在减产协议破裂后,沙特和俄罗斯第一时间都宣布了将在4月提高产量。沙特誓言要将产量提高至1230万桶/日,较之2月的产量增加近250万桶/日,而俄罗斯也表示最多将增产50万桶/日。而随着阿联酋也表示增加100万桶/日,加入了增产的行列,这使得沙特和俄罗斯之间的价格战越发激烈。与此同时沙特还积极的抢占俄罗斯的市场份额,作为对于俄罗斯不愿减产的“报复”。一时间,油价一路下跌,3月18日,5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盘中一度跌至24.76美元/桶,为200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有消息称,OPEC其他成员国曾试图在沙特和俄罗斯之间进行调解,但到目前为止,他们似乎一无所获,消息人士称,双方现在都很难达成妥协。

有人说,前4次油价暴跌事件,1986年和2014年两次下跌主因是富余产能;1997年、2008年的两次下跌主因是金融危机,导致需求不足。唯有这一次,是需求和供给两相夹击造成。

鉴于今年的情形,德银将布伦特原油在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的价格目标下调至25美元/桶。但从明年起油价将逐步回升。高盛也下调了第二季度的油价预期,认为WTI和布伦特原油将降至平均每桶20美元。

新时代证券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则表示,油价暴跌主要是两大因素共振:一是疫情的原因,投资者担心经济未来走向萧条;二是沙特和俄罗斯之间缺乏共识,投资者也担心。但这种冲击是暂时的,未来石油价格还将回升。

有分析认为,中长期而言,考虑到中东产油成本约15美元;美国页岩油成本约为40美元,全球原油供应稳定性将受到破坏,油价最终可能会通过"各种可能方式"重回40美元以上区间。据EIA最新市场展望,WTI及布伦特原油或将在6月份开始反弹。WTI及布伦特原油预计在今年10月及6月重回40美元+水平。

“石油价格战”有利于航运业管控成本

相关资料显示,燃料油成本占航运企业总体运营成本的比重较大,虽然因船型而异,但也大概在20%-50%之间。以中远海特2018年数据为例,公司当年燃油成本共计17.22亿元,占总成本比例为26.65%。由此来看,油价的大幅下跌将给航运企业带来巨大的成本节省,也为其业绩提升带来很大的弹性。有分析认为,综合原油供需关系以及地缘政治因素,中期布伦特原油价格仍将维持低位,这将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航运公司成本及现金流压力。

油价下跌给航运业的利好还不止体现在成本端。油价下跌,各国原油进口需求的增加,也将使得运输需求激增;此外,为了满足增加的原油存储需求,有些航运船只会被租用,用于储存原油,从供给端减少航运船只数量,有利于维持和提升油轮运价。据统计,3月9日至11日,VLCC即期运价分别为38694美元/天、70118美元/天、166174美元/天,较此前出现了较明显的上涨。但回顾过往历史,类似运价爆发式上涨整体持续时间大约为两周,之后运价将回归市场整体供需面。

东北证券分析认为,对油轮业的中长期而言,行业供给端在船龄结构及老船拆解、限硫令及原油升水对储油需求对运力刺激等因素影响下,行业供给增速将会放缓。但在需求端,不明朗因素就较多。一方面沙特等主要原油生产国已表态增产,上游供给增加,炼油厂可能亦会随之增产,刺激原油海运需求增长;另一方面,短期内补库存等刺激因素对于贸易量增加亦会带来一定利好。但最终而言,贸易需求量仍须由下游消费需求量决定。因此,油价暴跌对于油轮的利好影响在短期内会较为明朗,但中长期而言不明确的因素仍然众多。

专家表示,国际油价降低,也将让船东重新考虑是否安装洗涤塔。今年新IMO限硫令开始实施时,船用高硫油和低硫燃油(HSFO和LSFO)的价差跃升至接近每公吨350美元,亚洲-美洲航线和亚洲-欧洲航线上的航运公司仅额外成本就高达30亿美元,这让船东们纷纷将目光投向洗涤塔策略。但目前在HSFO和LSFO之间的平均价差为每吨126.5美元,在某些港口,最近几天的价格差甚至已跌至两位数,为自2019年以来两者价格之间的最小差距,这让洗涤塔在市场上已经面临尴尬的境地。

为航企带来投资机会

有市场人士认为,投资航运就是看油价趋势,此前数年由于油价高企,全球经济低迷,运力供过于求,航运企业经营艰难,此轮油价下跌或让产业链的各个环节进行重新分配,带来更多投资机会。

对航运企业来说,除了油价下跌,当下还有一大利好是造船价格也处于低位。已有相关航运公司行动起来了,乘价低时造船“蓄力”,以求在市场来临时顺利起航。中远海控3月11日早间公告,公司控股子公司东方海外(国际)有限公司之五家全资附属单船公司3月10日分别与南通中远海运川崎船舶工程有限公司、大连中远海运川崎船舶工程有限公司签订造船协议,共计购买5艘23000TEU型集装箱船舶,总价合计约人民币54.01亿元。业内人士指出,这批订单预计将于2023年第一季度至2023年第四季度初交付。该公司表示,该等船舶连同东方海外现有的较小型船舶可使东方海外的船队规模完整,并使东方海外及其附属公司得益于规模经济效益。

中远海特也于3月10日晚公告称,计划在已经投资建造12艘多用途纸浆船的基础上,在大连中远海运重工有限公司(下称大连重工)再建造8艘62000吨多用途纸浆船,交船时间预计从2021年10月底至2022年底相继交船并投入运营。“当前情况下投资造船,有利于把握造船市场相对低位的良好机遇,反周期运作,实现低成本发展。”中远海特表示,眼下是造船市场有利时机,也是公司低成本发展船队的需要。

对于今年航运市场的走势,有专家认为,在疫情得到控制后,全球海运贸易将得到有效恢复,总体较2019年或略有提升。在具体船型上,散货船市场、油船市场和LNG船市场预期要好于其他船型市场。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国际疫情发展形势尚不明朗,国际突发事件也较多,航运业今年走势还需进一步观察后才能判断。(信息来源:中国水运网)

COPYRIGHT © 2015-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南京航运交易中心

备案/许可证号:苏ICP备05012557号-2 南京航运交易中心